“智慧长护”太保模式实现长护险经办的智慧化运营

全国老龄办公布的数据显示,预计到2050年前后,我国老年人数将达到4.87亿的峰值,占总人口的34.9% 。老龄化、高龄化和失能化合力作用下,中国社会对构建长期护理保险制度体系的要求愈加迫切。中国太保作为一家“负责任、有温度”的企业,在长期的实践经验中,探索出了一套具有太保特色的长期护理保险经办模式。截至2020年5月底,中国太保中标长期护理保险项目52个,其中国家级试点项目16个,覆盖12个省、31个地市,服务人数已超过2700万,享受待遇参保群众30万人次。

形成有太保特色的长护一体化解决方案

增程式方面,理想汽车同样走的不顺利。在理想汽车收购力帆汽车,更名理想智造后,却遭遇了多达23起法律诉讼。伴随着理想智造先后三次被列为被执行人,理想汽车的品牌形象与声誉大打折扣。这对于竞争激烈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来说,理想汽车在名声方面,给自己埋了一个“大坑”。

天眼查资料显示,理想汽车成立于2015年,其前身是李想创立的车和家。2019年,车和家更名为理想汽车,业务定位于设计、开发、制造、销售高端智能电动SUV。截至目前,理想汽车已完成9轮融资,累计金额超过170亿元。

在今年春季媒体沟通会上,李想曾表示:“3年之内不开发新车型,只做理想ONE。”李想的坚持能否带领理想汽车跑赢这场造车拉锯战,答案恐怕还是得交给时间。

目前,头部新势力车企中,蔚来、威马、小鹏、理想汽车的车辆交付量均已经突破万辆这一门槛。截至6月底,蔚来汽车累计交付量超4.6万辆,威马汽车累计交付量超3万辆,小鹏汽车累计交付量超2万辆。而理想汽车交付量则刚过万辆。对比之下,理想汽车可以说是刚刚起步。

其次是政策方面。与纯电动车相比,插电混动车享受的补贴力度本来就有些差距,2020年政策设置30万元的补贴门槛,更使理想进退两难。理想汽车首款车型补贴后售价为32.8万元,不在补贴范围内,公司不得不自掏腰包给用户补贴,这将加重其资金负担和经营压力。

梦想看似越来越近的同时,理想汽车持续亏损、产品质量等问题也正在慢慢浮出水面,在市场竞争持续加大之时,李想与理想汽车的路恐怕并太好走。

另外,目前理想汽车仅量产了“理想ONE”一款车型,而其他几家头部公司大多都已经推出两款以上车型。同时,包括蔚来、小鹏、威马和特斯拉在内的新能源汽车公司均采用纯电模式,而理想汽车采用的是增程式,即所谓的插电混动模式。

“智慧长护经办平台”采用智能规则引擎,将相关管控规则嵌入到系统中去,在申请受理、失能评估、护理服务、稽核查询、待遇支付、档案管理等方面实现信息化流程管控,确保各环节的规范运行,提升经办管理效率。例如:在申请受理方面,开通参保人评估申请功能,违规行为可直接投诉;失能评估和护理服务方面,实现事前、事中、事后全流程运营管控,避免评估异常,审核服务计划适配性,并对异常情况发起预警稽核;在待遇支付方面,实现异常现象费用锁定,不合理护理费用剔除等功能,确保合理支付,提高支付效率。

节省开支的背后也显现出了理想汽车资金紧张。据招股书,截至2020年3月31日,理想汽车持有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为10.5亿元。尽管手握现金流,但众所周知,这对于烧钱的造车业来说,可能也只是杯水车薪。

值得注意的是,理想汽车最新一轮融资时间为7月1日,而距离递交招股书计划赴美IPO,仅间隔了十天。新浪科技在报道中提到,在理想汽车提交招股书前,曾与参投理想汽车的一家投资机构进行了采访约定,隔夜之后便以“工作繁忙,相关人在出差”为由婉拒了采访要求。这或许更能说明,理想汽车的上市可能成为D轮融资的条件之一。

 相对于其他的社商合作的社会保险,长期护理保险的流程环节复杂、涉及角色多元、风险管控难度更大,而且大部分地区独立完成整体制度设计的能力和专业养老护理资源供给能力不一。在这样的实际情况下,智慧化运营管理对长护保险经办的降本增效尤为重要。

从财务数据来看,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Q1,理想汽车的营收分别为0.284亿元、2.844亿元、8.517亿元,净亏损分别为15.32亿元、24.38亿元、7711万元。粗略估算,理想汽车两年多时间里净亏损超过40亿元人民币,且至今未实现盈利。

 实现长护保险经办的智慧化运营

目前,“智慧长护经办平台”随着中国太保长护保险项目的拓展已全面铺开,为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建设持续提供智慧支持。

“智慧长护经办平台”引入大数据应用,利用大数据辅助决策,实现对长期护理保险各个环节,包括失能评定、护理服务、服务监管等方面的创新。例如:以大数据分析建模为核心,对海量数据进行清洗、建模,通过对真实失能人群的经验数据进行深入分析,研发多项模型工具,助力长护险筹资摸底、待遇设计,实现资源有效配置。

“智慧长护经办平台”打造“业务申请、失能评估、护理服务、待遇支付、稽核巡查、报表统计、智能风控、档案管理”八大系统模块,通过1个经办服务平台,以及4个为长期护理保险参与人员(参保人员、评估人员、护理人员以及稽核人员)提供移动服务的APP,实现“经办与服务一体化、管理流程智能化、监管流程全覆盖”,引入工作流引擎,实现鉴定、评估、服务全流程平台化智能化管理,为长期护理保险的不同参与角色,包括政府、服务机构、第三方鉴定机构以及众多的参保人和待遇享受人员,提供全天候一站式的服务。

事实上,就理想汽车目前的现状来看,上市或许是急迫之事。

2018年年底,理想汽车曾花费6.5亿资金从力帆汽车手中购买了造车资质,随后自建工厂,花费了高额费用,这也让理想汽车面临着巨大的资金压力。值得一提的是,车和家第一款车SEV项目由于政策原因,2018年夭折,研发费用同样付之东流。

4月30日,有用户爆料称,其购买的理想ONE在高速上突然发生了刹车助力系统停止工作的故障;5月8日,理想ONE在湖南长沙街道上发生自燃起火事故。虽然理想汽车一一做出了回应,但频发的质量问题无疑已经造成了口碑上的折扣。

作为政府长期护理保险的支付方,商保公司是连接政府和服务提供方的纽带,向上为政府提供可持续发展的筹资、待遇、标准建议,向下整合失能评估、护理服务、信息系统等全方位产业链资源,促进长期护理保险的有效落地。中国太保抓住长护保险经办关键环节,提出以“经办服务一体化、产业资源协同化、管理制度标准化、评估标准本地化、护理服务专业化、流程管控信息化”为太保特色的长期护理保险全流程整体解决方案。

理想汽车称通过上市募得的资金主要将用于研究和开发新品、资本支出,但综合来看,实际还是“输血续命”。

首先是认知方面。在业内,电动模式被认为是行业未来,选择增程式这一路线之初,便为理想汽车的车辆销售和推广等埋下了发展难题。李想曾在采访中坦言,团队花了很多精力去解释什么是增程式,但很多车主、投资人、媒体及相关部门仍不是完全认可这一增程式的说法。

但不可否认的是,质量、技术、资金无疑是这场比赛决胜关键。短期来看,理想汽车此次赴美上市,的确可以解决资金燃眉之急。不过远水难解近渴,如何突围,还得看理想汽车的心脏供血能力。另外,单凭“非主流”的理想ONE,理想汽车真的能百战百胜吗?今年4月30日,针对理想汽车赴美上市传言,李想表示,理想汽车不需要大规模外部输血来维持经营。但转瞬间,理想汽车已经开始奔向纳斯达克的舞台。

长护险试点区域差异大,各地政策、资源、参保人特点各有不同,中国太保整合专业机构和专家智库,协同失能评估、护理服务、信息系统等全流程、多元化产业资源提供长期护理保险经办服务,以补充地方资源不足,输出更专业的、个性化的管理策略。例如,与专业机构合作,引入老年照护统一需求评估标准,并根据地方实际情况,推进本地化应用;针对专业护理服务资源薄弱地区,引入成熟的居家护理服务,丰富地方资源。

实际上,采用“增程式模式”可以说是理想汽车的无奈之举。据了解,理想汽车最初的定位是“小而美”的低速电动车SEV和“大而全”的增程式电动SUV。但历经两年,理想汽车的电动车路线因政策及竞争优势等原因半途折戟。而与此同时,行业其他玩家已有成果,理想汽车不得不调整路线。

开弓没有回头箭。在此之下,理想汽车尝试打造“增程式汽车”概念,但一直都是雷声大、雨点小,没有泛起太大的水花。

漫漫造车路:产品单一 质量饱受质疑 理想汽车突围任重道远

7月5日,李想曾转发一篇《拜腾汽车怎样烧掉84亿元融资》文章,他表示:这么难的汽车行业,必须训练一个从18层地狱为起点往上爬的创业企业。李想提到,“理想汽车超过3200人的团队,只有两个VP(副总裁),连高级总监都寥寥无几。行政要求出差经济舱都必须买折扣最低的,经济酒店都要两个同性在一起住。”

最重要的则是质量方面。理想ONE自面世起,就屡次被爆出质量问题,消费者投诉存在车顶漏水、刹车失灵、自燃等问题。

针对这一行业现状,中国太保旗下医疗健康领域专业公司太平洋医疗健康公司自主研发“智慧长护经办平台”,聚焦长护保险经办中的难点问题,将长期护理保险经办的全流程、各方角色纳入到同一个系统,支持长期护理保险的一体化、集约化经办。

流血谋上市:资金紧张 两年亏损40亿 理想汽车亟待“输血续命”

天眼查数据显示,理想汽车关联公司北京车和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近期新增11条股权出质信息,11位股东出质股权,质权人为北京罗克维尔斯科技有限公司。北京罗克维尔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12月,注册资本10亿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李想,该公司由Leading Ideal HK Limited全资控股。

除了上市之外,李想也在寻求各种融资的渠道,包括融资、出质股权等。